《张潇雨经典案例课》直播回顾丨如何用商业案例指导生活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概括: 做减法

概括:

做减法

造长板

无偏见


张潇雨

商业案例能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?如何用商业案例来指导生活?在5月24日直播上,我分享了乐高、特斯拉(埃隆·马斯克)和任天堂这三家公司对我的影响。这次加餐就和大家分享直播的文字精华版。

丨乐高——回归核心

乐高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公司,已经超过了做变形金刚和芭比娃娃的公司。它一开始做的是木质玩具,后来创始人非常有魄力地进军了塑料玩具市场,用十多年的时间发展出了一整套基于塑料积木搭配的玩具系统,后来因为这个系统一炮而红。

然而在90年代末期和2000年初期时,公司遇到了非常巨大的危机,谁也没想到现在我们很熟悉很喜欢的乐高公司,当年差点破产。

首先是因为乐高整套专利系统过期了,很多仿制品出来了,很多人不买乐高买别的东西了。

而且90年代末、2000年初,正好是电子游戏、好莱坞电影发展特别快的时候,好多人都觉得乐高玩具没有意思了,还是电影里的特效更加逼真一点,所以乐高在那几年出现很多问题。

遇到问题之后,乐高开始进行改革,请了新的CEO来做这件事情。于是他开始扩充产品线,这是本来产品卖不动的情况下很本能的反应。乐高做了很多新玩具,比如婴儿玩具系列、仿效芭比娃娃的玩具系列,还有更像玩偶的玩具,还仿效迪士尼做了乐高主题乐园,开设了乐高培训教育中心等等。

很有意思的是,经过几年的大举扩充产品线之后,乐高不但没有任何起色,还出现了巨大的资金链问题,比几年前这个CEO接手时的情况还要糟糕。

这个时候乐高有点觉醒过来,开除掉了当时的CEO,换上新的CEO。新CEO就做了一件事情,就让这家公司起死回生。这件事情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——“回归核心”。

当时新CEO说了一句话,他说,我们非常容易忽略的一点就是,我们自身的独特性到底在哪儿。对乐高来讲最独特的地方就在积木搭建系统。

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把系统做得很好,这个系统让一岁半以上的孩子可以玩起来,变化层出不穷,这是乐高用户能理解的道理。这个东西很容易被忘记。乐高花了很长时间追寻根本不擅长也不属于他们的业务。要想建立起这家公司真正核心的竞争力,要想让这家公司真正起死回生,就要围绕乐高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,做建立核心意义的事情。

他举例说,我们每分钟生产3万块积木,一年生产250万块积木,能不能每块拼插积木的大小刚刚好,误差小到让孩子没有任何难度地拼插起来,这就是核心竞争力;还有,当你一年生产250万块积木时,怎么让玩具按时出现在沃尔玛的货架上?还有,库存应该在哪儿?墨西哥工厂和中国工厂到底有什么区别?

一家公司的独特性说起来很简单,对于乐高可能就是这个玩具系统,对于亚马逊就是怎么样让公司的产品更便宜,怎么样让它的物流更加快速。但是真正需要功夫的,是围绕这个核心特性搭建起一整套人员、战略、执行法则、行事方式,每一个任务从大到小,非常清晰地落到每个人头上,这是一个人或一个公司最核心的东西。

为什么讲这个东西?因为这个案例对我的影响很大。

我写“得到”专栏以来收到了很多邀请,邀请我去做发布会嘉宾、演讲嘉宾,还有关于咨询、培训的邀请。我也跟他们聊过几次。但后来我想起了乐高。

我发现,做培训、做演讲、做咨询项目,恰恰像乐高当年乱开产品线的思路一样。

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,应该是我对商业的研究、对公司的分析、对各种商业事件还有人物的解读,并且能把这种解读以一种深入浅出的方式告诉给大家。要打磨这个能力,我就应该反复研究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公司,跟踪他们的消息,看他们的财报,理解他们创始人的访谈,锻炼自己的商业嗅觉等等。

但这些跟所谓的培训、讲课、演讲,都没有关系。所以最后,所有邀约我一个都没有参加。这就是乐高带给我的启示。

你会发现,在你成长的路上有各种各样的诱惑,而且是看上去有好处的诱惑,但这些诱惑也是让你抛弃长期利益,顾及短期利益的事情。巴菲特说过一句话:成功的人和非常成功的人,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是,非常成功的人几乎对所有事情说不。

你要找出两三件最想做的事情,然后像躲避瘟疫一样,躲避剩下的事。

丨埃隆·马斯克——长板与短板

世人对埃隆·马斯克有很多误解,误解走向两个极端:有的人觉得他是神,高山仰止的人物,无所不能;有些人认为他是大忽悠,每天靠发推特忽悠投资人、忽悠大众。

这两个视角都有失偏颇,我们应该用更平衡的视角看待一个人。

在我看来,埃隆·马斯克当然是非常伟大的企业家,但是他的优点、缺点都非常突出,我们在看人的时候一定要明白我们应该向他学习什么、不应该向他学习什么。

他在做公司方面是实力非常强的。他在2002年做太空火箭发射公司之前就已经非常有钱了,身家过亿(美金)。但我觉得他真正的伟大体现在另一个方面:他是一个绝对的理想家,而且是一个非常开放和诚实的理想家。我觉得开放和诚实是他特别特别重要的一个品质。

早在2006年的时候,埃隆·马斯克在他自己的公司特斯拉的网站上就登过一篇文章,这篇文章叫做《特斯拉的宏图大业》,说的是接下来的若干年内我们大概要完成什么样的事情,第一步是什么、第二步是什么、第三步是什么、第四步是什么、目标是什么、实现路径是什么。十年之后他又写了一篇文章,开头就是,十年前我们写了“宏图大业”,列出了接下来十年的目标是什么。

我没见过哪位企业家是这么做企业的,把自己的目标以及每一步计划都完全公布出来。

而且,在2015年、2016年左右的时候,马斯克还把特斯拉电动车的整套专利都完全公布了出来,说不管竞争对手想做电动车还是想做学术研究,都可以拿走免费使用。

这种开诚布公建立的信任感是非常强的,他的信任感可以吸引更多人跟着他一起打造远大的目标。这也是为什么顶尖的人才和专家都愿意跟埃隆·马斯克一起做事情。

当然,埃隆·马斯克也有很大的缺陷,比如我经常说他梦想太大,实际能力还有点跟不上,特斯拉Model 3车型出现产能问题,每次承诺给资本或公众的东西都要滞后,孩子气地怼媒体和用户等等。

但是我认为,人到了一个阶段,还是要多发挥自己的长处,不要过多补足自己的短板。年轻时可以多花时间补短板,但人到一定年龄之后,更需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然后不断优化它、发挥它,不要每天执着于你做得没有别人好的地方。

举个例子,埃隆·马斯克如果过了35岁或40岁,还在每天纠结怎么样打造更良好的媒体形象,怎么做一个特别好的技术开发人员,其实是没有太大意义的。对于他最大的意义就是设计顶层战略,忽悠所有投资人支持他的梦想,忽悠所有用户一起参与他伟大的计划,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。乔布斯从来也不是一个懂技术的人,性格上、做人上也有巨大的短板。

举个我自己的例子。我之前创过业,非常坦诚地讲,我并不是一个最好的企业家,因为我在作决策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我喜欢把事情研究得非常透彻再作决定。但这种方式非常不适合初创公司,因为很可能我把事情研究清楚了,几个月过去了,早就错过了重要的时间点。

但是,我的这种有学术倾向的特质,对于开《商业经典案例课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。

很多时候你会发现,你在一些事情上的优点可能是另一件事的缺点,你的劣势也可能成为优势。所以,能找到最大程度上发挥你优点的地方、领域、工作岗位,是非常重要的。

人不需要擅长所有事情,只要在一两件事情上比绝大多数人做得好就够了。

丨任天堂——狭隘与偏见

前面我说,我并不是最好的企业家,现在我再来分享一下,我自己的“鼠目寸光”和“狭隘的思想”是怎么阻止我赚钱的。

专栏里讲过任天堂,一个游戏公司,大家或多或少玩过它的作品,比如马里奥、皮卡丘等。这家公司2017年3月出了新的游戏机,当时我知道这件事情,但我一直认为:玩物(游戏)丧志,我堂堂“得到”的老师怎么能玩游戏呢?所以我就对它没太关注。

后来7月作品出来,很多人跟我推荐这款游戏机,说你可以研究一下,但我都拒绝了,我觉得这家公司没什么出息。

直到10月份,又有人推荐,我就买了任天堂的Switch游戏机。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太好玩了。要知道,七八个月过去,任天堂的股价已经翻了快一倍了。

我自己也做一些投资,买一些股票,我给自己定了很重要的原则,就是这个公司我如果不熟悉,如果它的产品我没玩过的话,它的股票我是不会买的。而对于任天堂,我恰恰是因为自己的某种狭隘心态和偏见,导致我在没有深入学习、研究的情况下,就贸然下了一些判断,于是错过了一个赚钱的机会。

我发现这个过程中我有很大的收获。

虽然从投资上我错过了买任天堂的好时机,但这种刺激、懊恼、自责恰恰提醒我,如果很多事情我没有真正了解、研究,我是没有资格作判断的,或者说,我的意见也是偏见而已。

在这里我非常想鼓励大家做一件事情,很多时候我们会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持有一个观点,试着放下自己的观点,踏下心来做一些真正的研究,也许就会发现,有一些东西我们可能一直理解错了。

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,但是人不要变得狭隘,不要因为你是索尼的忠实用户就攻击任天堂、微软。当我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东西的正反两面时,我们就能更了解真相。